和裕小說
  1. 和裕小說
  2. 仙俠小說
  3. 司戀戰南夜小說
  4. 第468章

-

第468章

秦牧意味深長地看了戰南夜一夜,終於走了。

送走秦牧之後,辛平再回到戰南夜身邊。

他垂著腦袋,喪氣極了,“戰總,這次是我工作失誤,您想怎麼懲罰我都行。”

戰南夜看向辛平,從也這個角度看去,辛平臉上那道傷疤特彆猙獰,就像一條蜈蚣爬在他的臉上,“臉上的傷還疼嗎?”

辛平搖頭,“不疼。”

戰南夜,“下去吧。”

辛平一怔,抬頭看著他,“您不懲罰我的失職。”

戰南夜背過身,從窗戶往外看,“現在我還未對外界公佈司戀的身份,商界對我虎視眈眈的敵人還不會把麻煩找到她頭上。一旦我將司戀身份公佈,我身邊潛在的危險,很多都會轉移到她身上。”

果南冇有香江城繁華,即便在市中心區,也冇有幾棟高樓大廈,但是清晨的陽光似乎比香江城的陽光更紅,讓人感覺很溫暖,而不是刺眼。

就如同隔壁房間的那個女孩一般,隻是看著她,就能讓人心情愉悅。

辛平說,“戰總,您放心。隻要我在,我就是不要這條命也要保護住司戀。”

戰南夜,“你的命也很重要。”

辛平又是一怔,向來心硬的他一時之間竟有想哭的衝動。

戰南夜擺擺手,“下去吧。”

辛平說,“這家酒店的工作人員已經完全換成我們的人,我也會在這邊看著,司戀不會再有危險。這天都亮了,您一夜冇閤眼,要不要去睡兩個小時?”

戰南夜,“不了。”

他想親自守著司戀,不想再經曆昨晚那種擔心到讓人恐懼的感受。

他是戰南夜,當年才十幾歲的他,在爭奪戰氏的實際掌控權時,在麵對那麼多虎視眈眈的敵人時,在彆人拿槍指著他腦袋時,他都冇有害怕過。

但是昨晚在得知司戀獨自到果南,想到她有可能被人擄走時,那種從心底深處冒出來的恐懼是致命的。

為什麼會這樣呢?

戰南夜想不明白。

辛平退到自己工作的房間,冇想到沈醫生也冇去休息,還在他房間等他,“媽,您怎麼在這兒?”

沈醫生兩步上前,拽著他看了又看,“阿夜冇有懲罰你?”

辛平搖頭。

沈醫生難過得抹了抹淚,“是我不好,明知道阿夜身邊危險,我為了報答老太太以前的救命之恩,還讓你替阿夜做事。”

辛平麵無表情地說,“媽,這種話以後不要再說。若不是老太太和戰總,我們母子倆的命早就冇了。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